爱情鸽哨入侵“深宅”女孩:从此生命春风沉醉

爱情鸽哨入侵“深宅”女孩:从此生命春风沉醉

  张曦,1992年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。2015年12月,她的父母在一次旅途中遭遇车祸,双双身亡。从此,张曦以悲伤为笼囚禁自己,成了深宅女孩。


  2016年6月,她救下一只受伤的信鸽,喂养三个月后,将它放飞。2017年5月,一个男孩敲响了她的门。男孩自称是鸽子的主人,刚刚经历丧父之痛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这对年轻人,会因鸽子产生怎样的情缘?

  入侵“深宅”女孩:一只鸽子牵起的缘分
  2016年6月的一天深夜,大雨滂沱。

  家住长沙市凤凰城小区22楼的张曦走到阳台关窗,发现角落里有一只鸽子,它瑟瑟发抖,眼睛半闭,右翼渗出血迹。张曦急忙给鸽子消毒包扎伤口,又用纸箱给它做了一个窝。鸽子并不进食,头耷拉着。张曦喃喃道:“你真可怜,像我一样。”

  时年24岁的张曦是长沙本地人。2015年12月24日,张曦的父母驾车前往张家界旅游途中,与一辆大货车相撞,两人当场身亡。张曦的世界从此坍塌,她陷入巨大的悲痛,神思恍惚,她常常发疯一般去开门,跑进来的却是一股彻骨的寒风。

  张曦毕业于湖南商学院,曾在长沙市电信公司工作过半年,后来辞职做微商。父母离世后,她拿到60万赔偿金。但从此她彻底关闭了心门,不与人交流,渐渐地,亲戚们也生疏了,只有表姐每月探望她几次。张曦靠网购维持生活,几天才下楼一次。

  张曦请宠物医生上门救治,十天后,鸽子的伤口痊愈,变得活蹦乱跳。它的右脚脚环上刻着“CHN2013-19 11324DL”,宠物医生告诉张曦,这是一只信鸽,脚环上的字母和数字一般代表它所在区域。经查,信鸽来自广东。但她并不关心这些,她只想让它做伴,并给它取名“灰宝”。

  她悉心照料,然而,“灰宝”并不领情,在笼子里左冲右突,显得十分焦躁。

  有一天,“灰宝”的头卡在鸟笼的孔洞里,差点窒息。张曦救下它以后,“灰宝”老实许多,但整天昏昏沉沉,除了偶尔进食,它一直无精打采。张曦自责:“我活得与世隔绝,但它是无辜的啊!”两个月后的一天,她打开了鸟笼。“灰宝”扑闪着翅膀,在屋子里盘旋了两圈,一下子充满生气。

  张曦用手机上的指南针软件查出自己所在的经纬度,写在一张塑料片上,放入脚环中。她对“灰宝”说:“如果你再飞丢了,希望有人把你送回来。”“灰宝”眨了眨眼睛,振翅起飞,越飞越远。

  “灰宝”走了,张曦十分怀念,于是又从网上买了一只信鸽,也给它取名“灰宝”。她悉心喂养,“灰宝”很听话,每次放飞后都能飞回来。

  2017年5月的一天,突然有人敲门。透过猫眼,她看到一个陌生男孩。“你找谁?”她问。男孩说:“请问你是鸽子的主人吗?”张曦以为是鸽子影响了邻居,就说:“我不会让它影响别人的。”男孩又问:“你以前救过一只信鸽吗?去年9月它飞走了。”张曦一愣,此人该不是偷看吧?她急忙说:“没有!我不认识你,你赶紧走!”男孩只好下楼。

  千里奔波找寻:为赎罪也为报恩
  翌日黄昏,被放飞的“灰宝”回到阳台。张曦发现,“灰宝”身上多了一只鸽哨,还夹带了一张小纸条,上面写着:“我在寻找当初救下铁鹰的养鸽人。28.2498909643,113.0914573185。”

  张曦一看,这不正是自己当初写在卡片上的数字吗?她明白过来,敲门的男孩不是骗子。

  当男孩再次敲门,张曦打开了门。男孩说:“你好,我叫武赫庭。”两人在楼道里聊开了……

  武赫庭,是广东省英德市人,1990年出生。父亲武道良,正是鸽子的主人。他原是英德市纺机厂的职工,1997年下岗后,痴迷养鸽的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养殖信鸽中。前些年,他带着信鸽参加各地赛事,这只“铁鹰”曾在多次竞赛中获奖,被称为信鸽王,身价达到20万。

  2016年5月底,武道良携“鐵鹰”参加一个商业活动,放飞后它便消失无踪。武道良为此茶饭不思,一个月瘦了10斤。祸不单行,2016年8月,他因腹痛去医院就诊,被诊断出肝癌晚期。

  当时,武赫庭在广州一家酒吧当歌手。他从小跟父亲关系疏离。他认为父亲不务正业,爱鸽子多过爱他。初二那年,他误伤了一只信鸽,被父亲暴打了一顿。他恨起了父亲。他学会鸽语,经常发声扰乱鸽子作息,并往鸽食里扔石头。

  18岁那年,武赫庭到广州一所大学念金融专业,父亲希望他毕业能找个稳定工作。他却迷上了音乐,非要在广州做歌手。两人为此矛盾不断。

  武赫庭辞职回到英德。25年来,头一次跟父亲和平相处,可是,父亲的生命已进入寒冬。

  “铁鹰”飞回来了!武赫庭把“铁鹰”捧到父亲面前,父亲有了笑意,指着“铁鹰”右翼下的疤,说:“它受过伤,被人救治过。你一定要找到救鸽人,替我感谢他。”

  2017年2月15日,武道良因病情恶化于英德市人民医院离世,武赫庭悲痛万分,无时无刻不在悔恨,他决定实现父亲的遗愿:去找那个救鸽人,当面感谢。

  于是,2017年5月,武赫庭按照脚环上的地址寻到长沙凤凰城小区。他先是咨询物业人员,并在小区四处打听,但无人知道谁救过鸽子。他又在小区贴了寻人启事,但几天过去无人回应。

  就在这时,他看到了小区上空飞舞的鸽子,正是张曦养的“灰宝”。武赫庭循着鸽子的去向,确认鸽子落脚的楼层,一路寻到22楼。

  他对张曦说:“你救了铁鹰,我请你出去吃饭吧!”张曦当即摇头:“我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,全是因为铁鹰。我已经一年没有出门了。”

  武赫庭刚想问原因,张曦已经走到门里,她说:“我要向你道歉,如果早一点将‘铁鹰放飞,可能你父亲就不会走了。”话刚说完,她关上了门。

  父亲的遗愿完成,不知为何,武赫庭却不想返回。张曦清秀的面容,忧郁的眼神,总在他脑子里闪动。她救了信鸽王,还因为过迟放飞而内疚,这说明她很善良。可她一年多没有出门,究竟发生了什么?武赫庭想弄个清楚,与其说是好奇心,不如说某种异样的情愫在他心里悄悄滋生。

  武赫庭找到小区业主委员会,声称要感谢22楼业主。委员会的负责人认识张曦的表姐,他将张曦的不幸遭遇,一一告知武赫庭。

  还有什么痛苦比丧亲之痛更甚呢?武赫庭太理解这种痛苦了!同是天涯沦落人,只是没想到,这个女孩境遇比他更糟糕。

  武赫庭决定暂时留下来,帮助张曦走出困境,也为自己疗愈伤痛。他在小区里租下一套一居室,为了维持生计,他在附近的音乐餐吧做起了歌手。

  爱情鸽哨响起:从此生命春风沉醉
  这天,武赫庭再次敲响了张曦的家门。张曦隔着门问:“你想干吗?”武赫庭说:“我能请你吃饭吗?”张曦说:“我不会去的。”武赫庭不死心:“你就不能出来走走吗?”里面却没了声音。

  吃了闭门羹,武赫庭明白过来,要敲开张曦的家门,须先打开她的心门。可是,怎么做呢?他想到了张曦每隔三天就会放飞一次鸽子,于是,到了这个时候,他就等在楼下。当鸽子飞出来,他便用鸽语把鸽子引来,给它安上一只鸽哨。市面上的鸽哨有几十种,他特意选了几个声音清亮的鸽哨,他想,她应该喜欢这种直达内心的悦耳之音。但鸽子下一次出来时,鸽哨就不见了。

  2017年6月,武赫庭去找业主委员会负责人时,遇到了张曦的表姐。表姐得知武赫庭因鸽子与张曦结缘,在清楚他的想法后,她把张曦的微信号给了武赫庭,希望他能帮助张曦走出家门。武赫庭在手机上提交好友申请,却始终没有通过。

  其实,他的好友申请,张曦当天就看到了。她知道是谁。男孩的眼神很干净,笑容也温暖,他的遭遇和自己很相似。只是,她心如死灰,不想再与任何人发生关联。每次鸽子带回鸽哨,她默默拆下,一个月时间,她竟然收集了6只。

  6月的一天,早晨飞出去的鸽子,到了晚上仍没有回家。张曦着急起来。她倚窗张望,直到万家灯火亮起,鸽子仍不见踪影。张曦一晚无眠。

  次日,武赫庭抱着鸽子和一袋药品敲门了。原来,他将鸽子逗引到身边后,发现它眼睛蒙了一层黄黄的分泌物,明白这是一种叫“鸽痘”的病。担心张曦不会治疗,就带回去连夜给它治疗。武赫庭说:“鸽子一般要成对养,独养一只,容易得病。”张曦点点头,心头一暖。

  这一次,张曦允许他进了门。武赫庭扫了一眼,屋子里干净整洁,还养了不少盆栽,看样子,她并非完全放弃了自己。

  隔天,他坐火车回到英德家中,把遭遇告诉母亲。母亲说:“鸽子是有灵性的,或许这是你们的缘分。”征得母亲同意,武赫庭带走了“铁鹰”。他想赌一把,看“铁鹰”是否还记得它的救护者。谁知,三天后,“铁鹰”真的飞到了22楼阳台里!

  当“铁鹰”飞到张曦身边后,张曦又惊又喜,她把它搂在怀里亲了又亲,“铁鹰”却对着笼中的“灰宝”欢叫起来。原来,“铁鹰”是公鸽子,“灰宝”是母鸽子,它们一见钟情。张曦难得地笑了。

  当晚,武赫庭再次给张曦发去好友申请,张曦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,通过了他的好友验证。两人聊了起来,一个讲“铁鹰”的战绩,一个说“灰宝”的趣事。眼看夜色渐晚,张曦发觉自己已经和武赫庭聊了两个小时,她有些忐忑,急忙关了手机。她不想因为谁改变自己的深宅人生。

  武赫庭发现,张曦每隔三天会在深夜把垃圾放在垃圾站。他想起以前看过的谍战剧,地下工作者研究对方的垃圾获取情报,于是他也做了回“间谍”,从张曦的垃圾里发现了方便面袋、胃药瓶,还有一些速冻食品包装袋。武赫庭的心缩紧了,她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呀?难怪要吃胃药。

  7月的一天,武赫庭从餐厅买来几道菜,谎称给鸽子送食品,“骗开”了门。这一次张曦没有拒绝,她把几盘菜吃光了。接下来,武赫庭又给她买来小吃。第三次、第四次……美食吸引下,张曦完全放弃了“抵抗”。到了9月,武赫庭带去蔬菜和鲜肉,自己下厨做起了饭!润物细无声的关怀、热腾腾的贴心美食,两人的感情日渐升温。

  可是,张曦仍沒有走出去的勇气,她的活动半径,仅止于所住的这栋楼。武赫庭想尽办法,张曦始终迈不出那一步。

  2017年11月的一天傍晚,张曦焦急地给武赫庭打电话,说“铁鹰”和“灰宝”放飞后没有回家。武赫庭电话指示她前往星大广场,如果不去,就再也见不到两只鸽子了。张曦踌躇半晌,终于出门。

  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行,恍如隔世。在星大广场,她看到一大群鸽子,约二十多只。武赫庭已经在等她,他吹响鸽哨,只见“铁鹰”和“灰宝”从鸽群中飞到张曦的手上。张曦激动得跳起来。武赫庭对张曦说:“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你终于走出了家门。”张曦的眼睛湿润了。她知道,这都是武赫庭的功劳。他的关心,像初春执着的风,融化了她心上厚厚的寒冰。

  走出了首步,接下来的路就顺畅多了。在武赫庭的鼓励下,张曦去音乐餐厅就餐,听他演唱《花房姑娘》。四目交接,张曦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此后,武赫庭带张曦参加朋友聚会,玩她擅长的密室游戏,她屡屡获胜,开始主动约武赫庭参加。

  有爱情的力量,张曦一步步走在了阳光里。

  2018年2月,张曦将鸽子托管给朋友,随武赫庭一起去海南旅游。凉风徐徐,张曦面朝大海,感受着人生的春暖花开。她对武赫庭说:“曾经,我以为自己再也走不出来了。是你带我走到阳光下,好像重新活了一回。”武赫庭牵起她的手:“其实,我治愈你,何尝不是治愈我自己?你的陪伴,也让我走出了伤痛。”说完,他的吻落在张曦的脸颊。那一刻,爱情终于停驻在两颗年轻的心上。

  2018年5月,张曦的鸽子从两只变成了一群,她决定,和恋人一起,做职业养鸽人。他们打算,今年年底结婚。采访中,她告诉笔者:“鸽子是世界上可爱的小精灵,当悠扬的鸽哨在蓝天响起,就会有美好的爱情发生……”


标签:爱情鸽
关注赛鸽资讯网微信
鸽友评论
用户名: 密码:     立即注册


    2019-03-13 8:44:13
心酸
赛鸽资讯网声明:
1.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及评论仅代表赛鸽资讯网网友的个人观点,不代表赛鸽资讯网的立场。
2.凡本站注明“原创”字样的所有稿件,未经赛鸽资讯网及作者本人同意,不得剽窃、篡名、转载或以其他方式复制使用。若经本站或作者授权的媒体、网站在使用时必须署上作者的名字,同时注明“来源:赛鸽资讯网”字样,否则,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3.本网站仅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,对剽窃、抄袭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,他人在我站的任何剽窃行为,所引起的法律纠纷,概由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,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4.严禁对个人、实体、民族、国家等进行谩骂、污蔑、诽谤。
5.网友应自觉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、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等国家各项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则。
6.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信息内容;对于严重违反发布条款的网友,网站管理人员有权屏蔽其账号。
7.网友应对所发布的信息承担全部责任。
8.网友发表文章或评论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。